10.9.08

为什么是现在? ~再谈寄居论

一个小人物,连续上了那么多天的封面版,阿末这家伙可真不是盖的。他的一番寄居论,惹得不少人喊打,心底里有股难以平息的怒气。更“精彩”的是,一番闹得满城风雨的寄居论还不够,他居然又在前几天抛出了一番犹太论。

对于我们这些“生于斯,长于斯”的大马华裔来说,无论是寄居论或犹太论都很伤人,这也对今年的国庆主题“团结是成功的基石”(perpaduan teras kejayaan)形成一种破坏论。尽管伤人的话伤感情,但我们却绝不可让情绪掩盖了理性。我好奇的是,为什么他偏偏会在这个时候,一而再挑起这些所谓的“敏感言论”呢?

不少人认为阿末是在逞个人英雄主义,希望将自己打造为马来同胞的种族英雄。尤其他是在峇东埔补选发表寄居论,更有借“马来主权”来为巫统拉票之嫌。从他人身攻击民政党代主席许子根的作法看来,似乎也少不了他自己对许子根累积已久的不满之宣泄。可惜的是,如果他真有这种想法,看来并不懂得“见好就收”这个道理。

再看,尽管身兼国阵与巫统大家长的阿都拉与纳吉,都曾一度开声为阿末找下台阶,可是他却完全不领情。而且,阿末的寄居论也得到11名州议员的立挺,区区一个区部主席竟有如斯能耐,更是摆明不把最高领导人放在眼里。

再加上巫统副主席慕尤丁数日前证实,已尽力游说马哈迪回巢,届时将启动新一轮的“倒拉行动”。阿都拉贵为巫统的槟州主席,州级领袖却无视阿都拉身为首相的难处,要他当一名“马来人的首相”,岂不是把他陷入情义两难全的局面吗?因此,这也可能是12月巫统党选的一场前哨战。

当然,我们也不可忽略,阿末的偏激言论肯定已对国阵团队造成一定程度的打击,尤其是在916变天论满天飞的这个时候。308大选以后,国阵经历前所未有的打击,再加上跳槽与退党的传闻,这一切都实实在在地考验着国阵团队里彼此的信任与包容。

阿末的寄居与民政党退出国阵的言论,以及其支持者冲着华裔与民政党而来的偏激行为,似乎都在把马华与民政党逼至墙角(尤其是后者)。这一切,也可能成为916能否变天的关键之一。

当阿末的寄居论曝光后,不少华裔的理性已被愤怒的情绪给盖过。当然,我们都是凡人,情绪总会有的。但是,当理性与分析能力完全被盖过时,我们很可能就在不自觉的情况下,成为了别人的棋子。

政治这门艺术,雾里看花花非花。如果从“既得利益者”(vested interest)的角度去分析,谁又会是这番言论的最终得益者呢?是阿末?是那11名州级领袖?还是……?#

p/s:这一篇文章原本是刊登在周五《众议园》的〈梁知良能〉。由于主编伦哥今晚要飞去狮城,所以昨晚漏夜赶写此文,而他也在今午下版了。
岂料,刚才8时半,接到副总的电话,要抽起此文,原因是接到内政部的指示,事情应随阿末被冻结党籍3年而告一段落。原来,下版的稿还是可随时抽起的。除了不爽,也只能无奈。唉!

2 則留言:

江郎 說...

始作俑者爲何安然無事……

ky_sky 說...

江郎:
在大马,请不要用常理去思考。事情往往不在你我大家的思考模式内发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