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.9.08

哀悼·黑色星期五

原本,这是一个很轻松的家庭日,陆续响起的电话却把912这一天,变成了黑色星期五。

云清被捕。看到她从车内向我们挥手,那一刻,真的很心酸。泪水差点夺眶而出。

还记得当初04年回来报界时,原本被调到居林办事处。两天后,接到副主任美丝的电话,阿清刚呈辞,所以希望我能接受调到总社。这是机缘巧合。

尽管没一起合作,她一直都是我心目中,中文报少数的专业记者。从文笔、语文能力、发问技巧……各角度上,都让我看到了专业记者应有的素质。

有她在的记者会,我总会先问她“阿清,等下你有什么要问吗?”,不然大部分的时候,发问的总是英报同业(尤其是巫英语的记者会)。因此,请恕我主观,当一知道政客指媒体曲解其意思时,我一直坚信,也向其他同业表示“阿清是不会听错的”。

这也是为什么,义展卸下记协主席后,由始至终,我都认为阿清是主席的不二人选。讽刺的是,我们的主席竟被捕了!

就算下一个被捕,我还是要说真话,前所未有地感觉政府很烂。难道在外忧内患下,他们真的穷途末路了吗?!

相隔21年以后,这会是历史上的第二次茅草行动吗?下一个又会是谁?

原来,这就是民主国家。请为我们的民主哀悼。#

5 則留言:

江郎 說...

我就知道,我來這裡絕對看得到你對這件事情的心情和感想。雖然我不是一個從頭到尾詳細知道來龍去脈(我為自己愈來愈不關心時事而汗顔)的讀者,但今日早晨看到報紙的時候,確實愣着,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?沒有想到,有一天會看到雲清因爲這樣的事而上A1頭條。雖然她在光華的日子,我們在工作上並沒有什麽交集,但對她的印象正如妳所說那樣,她是好記者,可是卻竟然這樣被對待!我們的政府真的病了…近期發生的一連串事件,真是一個比一個更震驚!真不懂還有什麽更令人心寒的等在後頭…剛聽説雲清已被釋放,當妳見到她的時候,請妳代我向她送上關心問候,謝謝!

hiro 說...

308,我們說人民的力量已經覺醒。

912,我們發現,我們的力量竟然如此的無能為力。人民是老板,沒錯,但只是限於大選期間。

我們生活在民主國家嗎?我很懷疑。

ky_sky 說...

江郎:
昨晚凌晨3点多回到家,问妈要不要代收我的身份证。我说,阿清只是据实报道也被捕,何况常常在评论开炮的我?尤其是今年下半年的评论有一半以上都是写种族主义的。
酱的事情居然会发生,真是有够烂的政府。

hiro:
昨天在威中警局外,和王国慧有一段挺无奈却真实的话。
她说,最近泰国政局动荡,结果都没有人被捉。
我说,有。被捉的人是首相。
她说,是的,但没有一个平民百姓被捉。
听了无声唏嘘。相比之下,原来这就是我们大马的民主国家。

洛凝 說...

始作俑者,逍遥法外;
报道遭捕,呜呼哀哉。
保障人身安全为由?徒添笑话一桩。

ky_sky 說...

洛凝:
应该说,这是“大马能”的另一国际大笑话。 :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