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.6.07

谢谢你们每一个!

2006年6月,正式成为社会新闻组的一员。未及1年后的2007年5月,我已经向社会新闻组说“再见”,重新被调回官方组了。

当初会要求加入社会新闻组,因为我认为意外新闻讲求速度,而且也考临场“执生”反应与观察能力。我始终认为,没有跑过意外新闻,并不能真正体验记者的生涯。

我不是称职的意外记者,虽然手机是24小时没关(没电除外),但几乎不曾在半夜采访。唯一一次的深夜采访,也是在两个月前某晚凌晨1时许,在离开报馆返家途中,“偶然”遇上的新闻。

因此,我一直称自己是“社会新闻记者”。不仅是我如此认为,连主任在介绍我时也会这样说。当其他组别不够人时,我还是会像分组以前一样,被调去其他组别帮忙。

这11个月里,虽然没有特别杰出的表现,但至少也没犯过什么错。最开心的,应该是有一次从远处偷拍的照片登上封面;去得最多的,除了槟州警察总部外,应该是肃毒组的记者会吧?就连一些同事也发现,我和肃毒案好像特别“有缘”。

纵然离开了社会新闻组,但并不会忘记在这里学到的东西,还有组里的伙伴-青狂、硫磺、阿包、紫蝎和老黑,甚至是外报的Bernard、无影则人、Aaron贤伉俪、闲人、顺荣、再见理想、grandia、舞文弄墨……都让我的采访生活与采访外的等待增添色彩。谢谢你们!#

10 則留言:

小川 說...

每一個組別都有自己可以發揮的空間,希望你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發揮所長!

無影則人(情緒男) 說...

不是你和肅毒組有緣,而是你的同事語言能力問題不能勝任。

做為同事的,多鼓勵他們加強語言吧。

英文不好就算了,起碼國語也應該能掌握吧?

謝謝。有機會再合作。

蝎紫 說...

行行出状元,官方组也能有一片天空,加油

凡奇 Frankie 說...

我也有为你打气啊,为什么没有谢谢我。。。呜呜。。。。(跟你讲,我的脸皮很厚的。。。)

ky_sky 說...

小川:
谢谢你的鼓励,我也希望承你所言。:)

无影则人:
调组后,应该很少机会见到你们这几个了。说实在,还挺想念大伙儿坐在IPK对面莲姐那儿“吹水”的日子。跑意外的那段日子,不觉得什么。现在回头在看,确实很想念。
结果,在光华发生小火患的那天,我才终于有机会见到跑意外的你们。希望下一次,我们见面不是在这种场合,而是在多春那里哦!

蝎紫:
你是一个刚柔并重的意外记者。一家三父子相继自杀的那则文,真的写得很赞!继续努力。虽然我们不同组了,但是我还是会想念坐在你对面的日子。

凡奇:
不用你跟我讲,我也知道你的脸皮很厚了……:p
我感谢的他们,不是停留于表面的打气而已。无论是同阵线或敌对的,他们都是我的学习对象;如果将他们从我跑意外新闻的回忆中删除,那么就只剩下“寂寞”两个字而已。

硫磺 說...

也因为你的加入,让意外组增加了视觉的空间,大家都看到了更多真实的一面。

ky_sky 說...
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。
ky_sky 說...

硫磺:
还是因为我的率直冲动,而得罪了很多人?:)

way 說...

加油哦!

蝎紫 說...

谢谢你的赞许,但我自己仍需要改进

别这么说,在公司还有得见拉,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