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10.08

愿~早日挥走阴霾

倒霉。破屋更逢连夜雨,被神经佬吓到了,周五回家时又发现背脊敷药的地方全是风瘼,难怪背部那么痕痒。就因为几天前的半粒咸蛋和三只虾,皮肤敏感,所以都红肿了。

周五上午,在办事处经理的陪同下,去了报警。查案官也觉得危险,所以给了我手机号码,叮咛如果有什么事还是被人跟踪,记得要立刻联络他。然后,因我一无所知,他还交待下次接到神经佬的电话,记得问一些问题。

下午1时许,那个王八蛋真的又叩来。我一再声明不认识他,也不想和他做朋友,还问他到底如何认识我。他说,我不认识他,他是在报纸上经常看到我的名字和照片,所以……而且,他说我和他有过一面之缘,还对他笑过。

我的妈呀!原来调职前的6月,有一次和摄记胡老爷到光大28楼采访途中见过他。那时候有个男的在对面路看到我,然后就高喊我的名字招手,而那时候的我和老爷完全不认识他,但基于礼貌也只能尴尬向他微笑,然后快步走去采访。原来,那个王八蛋就是烦了我一年的王八蛋。

我告诉他,他酱我会很怕,所以已报警,希望他不要再来骚扰我。天杀的居然说:“你报警呀?不要啦,我会怕的。不过不用紧,你去报警,我叫整个C4军队来……你叫不要,我就还是要叩来……”你说,这是不是天杀的又问题?!

目前只能为自己的人身安全做些防范措施,也和主管说了,如果办公室只剩我一人,我会回家,有什么节目再电联我,尤其是在周六和周末。然后,尽可能在晚上6时许之前离开报馆,大前提是不要单独在报馆。

比起周四的慌,周五明显冷静了很多,但脑袋仍不那么容易转过来。这几天,是我这辈子活到目前,最慌与手忙脚乱的日子。谢谢朋友与同事们提供很多意见,至少让我知道该做什么,也一一分析每个应对决定的优劣处。谢谢大家的关心。

但愿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能早日成为过去。#

4 則留言:

不是天使 說...

不要在固定的時間出入

edwin 說...

当然是要先下手为强,叫人把神经佬的脚打断,看他还敢不敢上门。

小肥羊 說...

天啊!!竟然有那么变态的人,我看你最好随身携带小武器,出入都要小心!!

鎗人 說...

都知道他是誰了,叫你主任找黑社會搞點他,包他不敢再纏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