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.7.07

记者看到的另一面

* Garfield的姿势、Garfield说的话,像不像我们一些当官的?:)

以前常听人说,记者是无冕皇帝,大家都怕他们手中的那支笔。当了记者后,倒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,最大的收获反而是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人与事。尤其是当官的真伪,记者应该会比其他选民们看得更透彻。

记者与官家的关系很微妙,官家是记者具公信力的资料来源,而记者则是官家“上情下达,下情上达”的管道。因此,每每有事情发生时,记者总要联络有关部门的负责官家,以确保资讯的真实性。

可是,遇到一些“一问三不知”或“拖字派”的太极高手官家,总会让记者束手无策。

不久前,有读者爆料说一个地区的骨痛热症疑例频传。要确认,就必须要联络州卫生局。结果,为了一个答案,拖了4天……

第一天,这名当官的说他不得空,手上也没数据,要求记者翌日再联络。第二天,这名当官的说他在首都开会,要求记者隔天再联络。第三天,叩了很多次都没人接。第四天最过分,这名当官的终于接电话,不过要求1小时后再联络他,结果1小时后的电话就再也拨不通了。

庆幸的是,早有准备的联络上另一名在中央政府当官的官家,他在第二天就给了相关数据。不过,由于他是中央的,所以那些数据都是州卫生局向他呈报的,至于区域数据则必须向那名很不得空的官家拿。虽然这的确是好聊胜于无,但还是忍不住要“唉!”三声。

虽然只是疑例,但骨痛热症毕竟是人命攸关的急性传染病,难道真要等到有人牺牲了,这名很忙的官家才有空站出来吗?

或许,这名当官的实在是太忙了。或许,这名当官的认为没有义务去‘应酬’记者。或许……如果真要找借口,相信借口多的是。

听人家说,大选要到了。要教训这种满嘴借口的官家,最好的方法就是用选票。如果需要意见,可以问一问当记者的朋友,相信记者看到的不只是巡视水沟、马路和经常上报的那一面而已。#

《光华日报》,7月18日

1 則留言:

江郎 說...

哇,那天就聽到妳既生氣又失望的語氣在投訴,呵呵,到今天仍在火滾著啊?

不過,那所謂的官爺也太過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