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.1.07

不要这样的同学会

那天,下班后赶着去看了诗盈的最后一面。靖载我回家时,突然有感而发。

我说,原来除了婚礼可以犹如同学会般见到老朋友外,送朋友的最后一程竟也是另一种“同学会”。唏嘘地问靖,“下一次,我们可以不要在这种场合‘做’同学会吗?”

不是吗?朋友结婚,如果交情中上,大部分人一般都希望能够出席,毕竟大家都希望那是给别人一生人一次的祝福。然后,人家生孩子并不会像结婚一样大排筵席;就算日后旧朋友聚会,也不一定会有那么多人出席。但是,近几年去了几次朋友的“告别式”,竟可遇上许多久未相逢的老朋友。

靖听了后,一时不懂怎么回答。临下车前,他告诉我,他是认同的,但是那种感觉无胜唏嘘。#

2 則留言:

wk 說...

Sorry to hear that. I've gone thru an identical situation and hope that the next one will never come.

凡奇 Frankie 說...

这样的同学会太伤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