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.11.06

我想昏了

人家想婚,我想昏了……

11月30日至12月13日的短短两周里,我总共“中”了5个“红炸弹”,而且其中4个是非出席不可的。

第一场(11月30日)的,在1个月前就答应朋友了,所以要遵守诺言。12月2日那场应该可以用红包当人情。

但是,接下来的8号、10号和13号才痛苦啊!连续3场都非去不可。非去不可,当然是因为交情深厚。

中学打排球时,我和4个球友很好,我们除了是好拍档,出征不少球赛外,也是好到全家都很熟的超好友。她们是队长阿Looi(球衣10号)、副队长阿琴(3号)、二传手阿蕙(起初是6号,过后换去5号)和阿薇(2号),而我则是1号。

8号那晚是阿薇妹妹的婚宴,她妹妹也曾是我的队友,她的另一半也是我的同学,所以这一场逃不过,不然我一定会……。

10号那场是教练阿Keat的婚礼,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师”,我又怎能缺席呢?

13号那场是阿琴姐姐的婚宴,阿琴是我小学1年级的同学,而且是唯一一个与我连续小学同窗6年的同学。过后又一起打球,加入校记团,还一起得过“最佳联合报道奖”。你说,能不去吗?就算不觉得对不起阿琴,也会觉得对不起她的父母。

出席一连串的婚宴,除了要烦服装外,还要荷包大出血,而且这次肯定会很伤。所以,你说我能不昏吗? #

7 則留言:

凡奇 Frankie 說...

相识满天下是这样的啦。谁叫你人见人爱?

再见理想...... 說...

不用昏,因为人家不会因为你没出席而不结婚....你想太多了.

ky_sky 說...

凡奇:
这不叫人见人爱,只能证明我们越来越老了,所以身边的朋友都“老”的可以当别人“老的”(福建话)。

再见理想:
不出席也要给红包呀!你乘一乘那个数目,就会觉得昏了。

小霓子 說...

你說有4個球友,你寫其中阿薇和阿琴那兒,有點不明白...
你指阿薇妹妹和阿琴姐姐,到底是你球友結婚,還是你球友的胞姐妹啊?...如是她們的胞姐妹,論交情也沒直接得很啊..

提起紅包,人啊有時也矛盾得很,請柬上明明注明恕乏價催,好像說不用送禮或利是之類的...結果,華人慣例都背道而馳的....為什麼是這樣的呢?...

給個你建意,服裝方面可借來借去的嘛,我和姐妹淘之間也常借衣服穿來穿去的...不用每回都要買上一件,除非你自己找藉口,哈

fish 說...

如果你要的話,鹹魚衣櫥裡僅有的2條裙子拿去用吧
不過,想想你應該比我還要多

凡奇 Frankie 說...

你这么说,我可要检讨检讨了。。。。惨。

匿名 說...

"恕乏价催" 的背景是指古时候人们邀请客人赴宴,是要仆人亲自催请,再不就以礼催请. 若无便为失礼, 是要求饶恕的. 所以, 礼貌上我们都说"恕乏价催", 表示谦卑等候您的光临, 请不要计较我没有以礼相邀的意思.